二是穷人孩子的夏泳需求无法得到满足
2018-08-24 10:1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很多年来,青少年溺水悲剧,几乎是每个夏天的“保留节目”。新闻中的这两起事故,无疑只是其中的一个代表。它告诉我们的信息是:夏天来了,溺水事故再次进入了高峰期。谁也不知道,这个夏天还会有多少年轻的生命因水而逝。数据显示,全国平均每年有近3万多儿童和学生死于溺水。来自浙江省疾控中心的伤害流行病学研究报告指出,在青少年伤害死亡原因中,溺水占41.73%,居第一位,成为中小学生非正常死亡的主要杀手。

曾几何时,临水而居的农村孩子,几乎天生就会游泳。可是现在不同了,一来环境变了,各种污染让适宜游泳的安全水域大幅减少;二来父母都常年不在身边,没了父母们管教,自然也就没了安全的陪伴。在农村地区,尤其是临水而居的农村地区,学校课余开设游泳课程,或者将游泳作为体育课来教的几乎没有。因为农村学校都没有游泳馆,根本没有游泳教学的条件。不仅学校没有,有的整个地区都没有,不说免费的,连收费的恐怕都没有,孩子们想玩水只能去野泳。同样,在城市居住的外来子弟,因为交不起游泳场的费用,也只能去野泳。

那种毫无真实体验感的安全教育,就像嘻嘻哈哈的学校地震演习,要么只是一个无聊的游戏,要么就是裹脚布一样无味的唠叨。烟盒上写“吸烟有害健康”为何不如直接画上骷髅头?两者道理完全一样。何况他们还不是成年的烟民,他们只是年少懵懂的孩子,他们有爱玩水的天性,教育者不能将安全教育建立在孩子们都有绝对自控力的假设之上,以一纸通知、几句交代作为履行安全教育责任的全部。安全教育做的好与坏,效果有天壤之别,这就是为什么农村孩子往往更容易发生溺水事故的原因之一。

夏天又来了,要阻止溺水悲剧继续发生,一要改变那种“注意安全”式的纸上安全教育模式,二要积极满足孩子们的夏泳需求。在农村地区,即使没条件兴建游泳场,也可以找一块安全的水域,由政府部门出钱聘请教练员和安全员,让孩子们过一个可以安全嬉水的夏天。关键是我们不能无动于衷。遏制“夏天的悲剧”刻不容缓,家庭、学校、政府、社会需要共同参与,尽最大努力织出一张安全网。

6月9日,黑龙江哈尔滨市呼兰区高家村发生溺水事故,6名中学生落入松花江,其中4人死亡。同日,山东莱芜市莱城区高庄村也发生一起溺水事故,11名中学生洗澡时溺水,7人死亡。

我相信每年夏天,各地教育部门都会下发严禁野泳之类的安全通知,这就是它们承担教育责任的全部内容,总结起来就一句话“注意安全”;随后,学校会召集班主任传达教育部门的通知,然后班主任在班上对学生讲一遍,学校安全教育责任随之履行完毕。事实上,接受过这样的“安全教育”之后,学生们对于溺水的危险根本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,既没有相关视频也没有相关照片,紧急应对与急救常识更是毫无所知。

夏季溺水事故,有几个典型的特点,一是溺水死亡者以中小学生和幼儿居多;二是农村孩子明显多于城市孩子,发生在城市的溺水事故也以外来务工子弟居多。出现这种情况,同样有两方面的原因:一是农村孩子的安全教育明显不足,二是穷人孩子的夏泳需求无法得到满足。说白了,两者其实都是公共资源分布不均的表现。就像今年安徽高考的作文题,只对夏天的悲剧泛泛而谈“注意安全”没有意义,梯子不用时应该横放,夏天的悲剧则须直面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silkshop.com.cn铁箅盘4887开奖结果,品特轩开奖最快现场,55677com品特轩开奖001,品特轩高手论坛55677版权所有